您現在的位置:新聞首頁>軍事直擊

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淬煉精兵記事

2019-09-15 12:21亞博新聞網編輯:admin人氣:


  新華社烏魯木齊9月10日電 題:猛虎連隊猛虎兵——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淬煉精兵記事

  新華社記者楊雅雯

  意外突如其來。

  9月3日晚,新疆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班長陳德峰帶領一班隱蔽滲透到了“敵”一線塹壕附近,準備對目標發起沖擊。不料,“敵軍”發現了他們,密集的子彈開始撲過來,陳德峰心想:今晚又是一場“硬仗”。

  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官兵擦拭英模雕塑(9月4日攝)。新華社發(劉永 攝)

  這樣的“硬仗”陳德峰已經記不清打過多少次了,雖然都是演練,但他“每次都當真的一樣打”。被問起為什么,他那張黑黝黝的大方臉上露出特得意、特驕傲的笑容,語調都一下子變得高昂了:“因為我們是‘猛虎三連’。”

  叫三連的不少,但不是誰都能在連隊前加上這樣一個威風八面的定語。陳德峰所在的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是在1949年的蘭州戰役中獲此威名的。在那場著名戰役的主戰場沈家嶺,該連隊擔負主攻任務,與敵軍激戰14個小時,用過半人員犧牲的代價沖開了“蘭州鎖鑰”。

  戰后,第一野戰軍把印有“攻如猛虎英雄連”榮譽稱號的旗幟鄭重授予三連——一支在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革命先輩領導下創建于1934年的紅軍連隊。自此,“猛虎三連”的叫法就傳開了。

  后來,這面旗幟跟著三連轉戰甘南、西藏,并于1979年起扎根新疆。70年過去了,這面旗幟在經歷了一代代三連人傳遞后始終沒有“褪色”。

  也正因為此,張皓在去年接到調任三連連長的任命后,“心里更多的是緊張”。

  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在對抗演練過程中,藍方戰斗小組發起交替掩護沖擊(9月4日攝)。新華社發(劉永 攝)

  來之前他就聽說,“猛虎三連”的訓練標準高。翻開三連的射擊訓練計劃表,越障射擊、越野射擊、多姿勢應用射擊等高難課目占到了80%。“很少有連隊會這樣,而且我們在具體的課目上還會增加難度。”陳德峰拿“越障射擊”舉例,三連戰士在按大綱要求訓練前要先翻滾80斤輪胎、扛運200斤圓木,“怎么難怎么來”。

  高標準下是嚴執行。四連是三連的老對手,一直自稱“打虎四連”,但提起三連的戰士方洋,他們沒一個不豎大拇指的。

  2014年冬,零下30攝氏度的天山腳下,兩個連隊組織了一場實兵對抗。在預設宿營地附近,狙擊手方洋悄悄地隱蔽著,伺機出擊。“當時雪很大,為了不暴露自己,他在雪地里趴了整整3個小時。”時任三連連長孫宏江至今還記得,對抗結束后,大家才知道方洋的胳膊被嚴重凍傷,“腫得連作訓服袖子都脫不下來。”

  “就是一場模擬對抗,干嘛對自己這么狠?”

  “我既然代表三連出戰,就決不能讓連旗倒在我手上。”自此,四連戰士再怎么開玩笑,也沒人在方洋面前戲稱要“打虎”了。

  調到三連不到一個月,張皓就近距離感受到了“猛虎兵”對自己的狠勁。

  六月的達坂城,氣溫高達38攝氏度以上,三連代表團里參加全師“條令先行連比武競賽”。在“軍姿一小時”課目考核中,當競賽到了第40分鐘左右時,戰士們每隔幾分鐘就倒下一個。“我當時站在才讓華旦旁邊,能明顯聽見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而且能感覺到他全身都在發抖。”九班班長王國平回憶。

  第55分鐘時,才讓華旦倒下了。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姿勢一點兒沒變。

  新疆軍區某紅軍團一營三連在對抗演練過程中,藍方戰斗小組搜索前進(9月4日攝)。新華社發(劉永 攝)

  張皓記得,躺在擔架上的才讓華旦雙手還緊緊地夾著考官給每個人手上插的兩張撲克牌。根據規則,牌掉了會扣連隊的分數。

  賽后,才讓華旦被確診為下顎骨折,今后吃太硬的東西會有妨礙。

(來源:網絡整理)

  • 凡本網注明"來源:亞博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亞博新聞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亞博新聞網,http://www.。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圖說新聞

更多>>
海軍陸戰隊某旅偵察營錘煉勝戰精兵記事

海軍陸戰隊某旅偵察營錘煉勝戰精兵記事